• 《電子技術應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通信與網絡 > 業界動態 > 【數字化轉型】數字化浪潮中,誰來服務小微企業?

    【數字化轉型】數字化浪潮中,誰來服務小微企業?

    2021-03-30
    來源:news.hexun.com

      從智慧城市、數字政府,再到智能企業,數字化趨勢猶如滾滾大潮,正撲面而來。

      自2015年起,我國企業數字化升級服務行業迎來高速發展。艾瑞咨詢的數據顯示,2015年該行業市場規模僅179.4億元,至2019年已超過千億級規模。按不完全統計,截至2020年9月,57%的大型企業已經構建了數字化的規劃。

      然而相比大型企業數字化轉型如火如荼,小微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卻嚴重不足。2019年我國中小微企業總數在1.2億左右,其中接入O2O平臺的中小微企業數占比不及10%,而擁有智能設備的中小微企業數量還要再減半。

      問題的原因,除了中小微企業自身實力弱、數字化轉型意識淡以及技術能力有限外,還有一個大背景是,一些數字化轉型服務商正“拋棄”服務中小微企業。此前「甲子光年」在《中國to B故事:為什么漸次拋棄Salesforce?》中已揭示,從2018年開始,服務SMB(中小客戶)轉向KA(大客戶),已成為當下中國to B市場上一個鮮明的趨勢。

      那么,小微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應該怎么來實現?

      這一問題,在今年兩會上引發關注。全國人大代表、蘇寧集團董事長張近東和全國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勁波,就分別從打造開放式的小微企業數字化平臺和從政策出發為數字化轉型中的企業提供支撐的角度給出建議。此前在《兩會上的科技風向標》一文中,「甲子光年」發起的投票結果也顯示,數字化轉型最受讀者關心。

      「甲子光年」就為什么要在當下關注小微企業數字化、如何數字化轉型以及誰來服務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等問題,邀請慧策聯合創始人虞童、浪潮inSuite事業部總經理鄧超、浪潮云會計事業部總經理李民、分貝通用戶增長VP黃祥發以及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趙劍波進行“圓桌”式探討。

      他們有以下的精彩觀點:

      鄧超  浪潮inSuite事業部總經理

      內部的需求、技術的升級、疫情的倒逼,使數字化熱情高漲。


      李民  浪潮云會計事業部總經理

      數字化轉型,更深一步是要把這些數據用起來。


      黃祥發  分貝通用戶增長VP

      數字化轉型的核心是業務導向,無論小微企業還是中大企業,首先要清楚自己的業務流程,然后找一個場景把它線上化,再進行數字化。


      趙劍波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

      中小微企業的數字化,短期內可偏重企業內部正常運轉、增強適應性管理;長期則需要更進一步考慮為企業帶來降本增效的發展戰略。


      虞童  慧策聯合創始

      小微企業后端的數字化還是有非常多的機會,甚至不同行業有不同的服務方式。未來,獨立軟件服務商會越來越多。


      1.小微企業數字化,需求更迫切

      甲子光年:這次兩會代表們的建議中重點關注到了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為什么要著重關注小微企業?

      李民:小微企業是國民經濟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說是支柱都不為過。目前中國的企業主體超過1億家,有3000萬是企業公司,還有7000多萬是個體工商戶。

      我們每年的GDP中,中小企業貢獻了60%以上,另外中小微企業還承擔了80%以上的勞動力就業。小微企業就像國家經濟的細胞,只有它健康,整個大集體才健康。

      黃祥發:數字化轉型提了很多年,過去,數字化轉型的重點是中大型企業或者制造業為主的企業。比如過去幾年SaaS企業重點服務KA客戶,由于付費能力不足,小微企業并未受到數字化服務企業的足夠重視。

      趙劍波:數字經濟正在塑造制造業的新體系,企業數字化成長是我國數字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因此小微企業做數字化轉型是一個趨勢,尤其最近這一年受疫情的影響,小微企業的生存環境本身就很脆弱,有一點沖擊就會造成很大影響。數字化轉型在一定程度上會提升小微企業的抗風險能力。

      甲子光年:此前我們針對兩會熱點發起的投票也顯示,數字化轉型是大家最關注的話題,現在這個時間點關注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有哪些特殊因素?

      趙劍波:從大的方面看,整個世界經濟處于低迷,大家都在找提振經濟的突破口,數字化轉型是突破口之一。

      去年國家提出將數據列為生產要素,其關鍵是,能夠應用大數據技術,對零散的數據信息進行挖掘,使得整個企業的經營系統越來越智能,越來越高效。這也是當下包括小微企業在內所有企業都要進行數字化轉型的重要原因。

      鄧超:數字化轉型并非新生事物,很多年前我國就在推動兩化融合(信息化和工業化的深度結合),這兩者之間沒有明顯的界限,更多是不同發展階段和目標方向的差異。這種升級的主因,一是企業內部管理升級和業務創新的需要;二是IT技術的驅動,5G、云原生、物聯網、移動應用等新興技術提供了有力支撐;三是環境因素的影響。

      去年以來,受疫情倒逼和政策拉動,幾乎所有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普遍意識到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性和緊迫性,通過數字化轉型降本增效、創新業務模式的熱情空前高漲。

      李民:人們關注小微企業,一個離不開的話題是它們生存困難、融資難、融資貴。盡管國家有很多扶持政策,包括稅收優惠、融資傾斜,但很多小微企業主不懂,沒法享受到。

      比如國家從2018年就出臺政策,要求銀行成立普惠金融事業部或小微企業事業部,給小微企業提供金融服務。幾年下來,小微企業一樣貸不到款。問題的根源在于,銀行針對小微企業沒有特別完善的風控模型,不敢貸這個款。

      而小微企業數字化水平比較低,中國大概80%的小微企業沒有數據資產。沒有自己的數據資產,就沒辦法建立自己的信用體系,也就沒法向銀行證明自己的償還能力。這就倒逼小微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

      虞童:我們是一家智能零售SaaS服務商,面向的企業客戶群體有上千萬家,這其中,腰部和底部的中小微企業從數量上占絕大多數。從需求端看,小微企業前端需求變化更快,對后端供應鏈或者整體履約服務的要求更高,因此更需要智能化方式解決效率和反應的敏捷性。

      黃祥發:從近幾年發展看,云計算真正變成像水電煤一樣的基礎設施,一些大廠也將自己的數字化平臺開放出來,比如釘釘、企業微信、飛書這些工具,可以免費被小微企業使用,這為小微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提供了條件。

      另外,去年的疫情影響,使很多企業在“開源”上受影響,因此轉而做“節流”,通過數字化方式提升效率、減少開支。業務上也有所體現,去年我們做了將近三倍的業績增長。

      2.數字化關鍵:找對場景、打通數據

      甲子光年:有數據顯示,在數字化轉型中,80%的企業對數據應用的效果不滿意。為什么會這樣?

      黃祥發:坦白地講,大部分企業數字化轉型挑戰都很大。數字化轉型,是企業內部整體管理能力基于數據的決策、優化、持續迭代,從而形成數據資產的整個過程。

      企業的數字化,分為前端業務端的數字化、生產制造端的數字化和后端運營管理的數字化?,F在的數字化工具核心是幫企業解決某一項問題,而數字化轉型更多的要考驗管理者的水平——有沒有適應數字化的管理方法和體系。過去我們讓整個系統發揮效能,前提是有一套標準化的流程,再加上工具充分轉起來,這套管理體系才成立。

      今天的數字化,已經不單單是引進一套軟件系統,而是要結合具體的場景,并延伸到企業的外部。比如我們幫助企業解決軟件+支出管理這一場景的問題,除了幫企業自己做支出的數字化管理,還幫它把商旅、用車、用餐等企業高頻的費用采購供應商聚合在一起,給企業提供一體化的支出管理解決方案。

      李民:一些大企業對實施的數字化轉型不滿意,這很正常。數字化轉型先走完數據采集,但這些采集的數據是孤立的,沒打通,因此沒有達到它想要的效果。

      就小微企業來說,這個問題同樣存在,上了軟件并不代表就是數字化轉型。中國市場上,60%~70%的小微企業是代賬,它只是讓代賬公司把賬記錄一下,目的是為了報稅。30%~40%的小微企業有會計,但也主要是為了報稅。這些企業信息數據沒法給企業決策者提供決策依據,它們的數字化轉型只是完成了第一步,即數據采集,沒有數據分析和整理。

      數字化轉型,更深一步,是要把這些數據用起來?,F在有些軟件會提供輔助決策分析的功能,但還要進一步的向業務端去滲透。比如用的進銷存系統,與供應鏈金融連接,為小微企業提供金融服務。

      趙劍波:現在,只要是上規模的企業,都在做工業互聯網。但工業互聯網應該作為一種基礎設施,如果每家上規模的企業都做這樣的基礎設施,那他們之間的數據打通又是個難題。工業互聯網是國家做還是企業做?如果是企業做的話,國家怎么去打通這些數據孤島?,F在國家工業互聯網的架構已經架起來,下一步就是打通的問題。

      目前國家也在積極出臺政策為中小微企業減負,企業管理者在借助此次“外力”扶持的同時,更應從自身生存角度以及未來發展角度思考企業管理信息化升級問題,真正增強“內力”。

      短期內可偏重企業內部正常運轉、增強適應性管理,如利用互聯網平臺開展線上辦公、視頻會議、遠程協作,利用云平臺建立靈活化組織架構、進行高效績效管理、財稅管理,以及利用大數據進行資源協調、決策輸出等;長期則需要更進一步考慮數據價值的深度挖掘、智能生產以及產業鏈協同等真正為企業帶來降本增效的長期發展戰略,這類進階數字化管理可通過接入專業的數字服務商構建的平臺實現。

      甲子光年:小微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會面臨哪些與中大型企業不同的困難?

      黃祥發:過去大家對于服務中大還是中小,收費還是免費等等有過很多討論。小微企業,他們在續約率、存活周期不確定性都比較大。在數字化轉型中,小微企業跟中大型企業相比,最大的挑戰在于沒有數字化轉型支出的預算。因此,小微企業主要選擇免費的數字化基礎設施。

      數字化轉型的核心是業務導向,無論小微企業還是中大企業,首先要清楚自己的業務流程,然后找一個場景把它線上化,再進行數字化。

      李民:小微企業的規模和利潤額相對小,它不愿意在企業經營上投入更多錢,而數字化轉型又需要一些硬件配置、系統運維等方面的資金投入。這是它的第一個難點。

      第二個難點是技術能力。大企業有自己的信息中心,具備數字化平臺的開發部署;而小微企業沒有這方面能力,甚至很多小微企業主對數字化轉型只有概念上的了解,但具體到轉型路徑,可能就很難去推進了。

      第三是小微企業缺乏專業技術人才,缺乏數字化人才培養機制,同時它們在招人留人方面也不如大企業。

      虞童:中大型企業,對競爭的反應會更快,因此變化會更早。小微企業則相對慢一些,現在需要對小微企業的數字化轉型進行意識導入。

      此外,小微企業缺乏經驗,業務需求又復雜,它們對數字化服務商的選擇也會有一些難度。反過來,這也是許多數字化服務商“拋棄”中小企業轉而做大客戶的重要原因。

      3.小微企業數字化,具體能怎么做?

      甲子光年:誰來服務小微企業的數字化轉型?

      趙劍波:缺乏資金和技術的小微企業,可以做低成本的數字化,依附大企業的數字化平臺。比如電商領域的淘寶特價版、京喜、網易嚴選,都是用數字化方式幫助中小微企業商戶直接對接用戶,并提供平臺化的物流、貸款服務。

      小微企業的數字化轉型一定是對接互聯網平臺,比如C2M的模式。C2M模式把小微企業和工廠對接起來,使小微企業可以借力實現數字化。

      現在出現了虛擬產業集群,每一類或某一行業的中小企業聚集在某個平臺上,他們只需付一點點錢,就可以實現數字化轉型,對平臺來講它自身也可以實現盈利。

      虞童:大平臺在服務小微企業中確實有優勢。企業微信、釘釘等產品,在基礎功能方面以免費軟件的方式向小微企業提供服務,完成了辦公協作方面的在線化;此外,比如淘寶、美團等平臺,把零售、本地服務的數字化打通了,這使得小微企業在前端的數字化程度很高了。

      服務小微企業是一個長期、艱苦的工作。除了快速擴張起來的大平臺,還需要有在行業深耕的獨立服務商。我們現在做的是為企業提供后端數字化系統。

      對于獨立軟件服務商來說,從SMB轉KA的現象確實存在。KA客戶是樹標桿,需要做;但如果要在行業擴展,推行標準化產品,就一定要做中小微企業。

      李民:一方面,政府的態度很重要,國家層面要大力支持的。據我了解,一些省份2017年就開展這樣的工作了。小微企業購買云服務,政府給補貼。像濟南市在2017年 、2018年、2019年,政府財政連續三年拿出一定額度資金用作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補貼。

      另一方面,小微企業數字化服務逐漸分層,服務前端業務、銷售、協同辦公層面的,主要是一些大廠的平臺,比如釘釘、企業微信、飛書等;服務后端的則是一些垂直的SaaS廠商,以后的SaaS系統會越來越標準化,這也會誕生很多新機會。比如,浪潮云會計是浪潮集團面向小微企業打造的在線財務SaaS軟件,幫助小微企業實現業財票稅銀一體化,并形成小微企業數據資產,為銀行提供貸款的信用分析,為政府提供優惠政策的決策支持。

      甲子光年: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會帶來哪些新的機會?

      李民:2020年是中國SaaS行業的機遇之年。去年中國SaaS行業融資總額超過157億元。其中財稅類SaaS有19起,位居首位。這一狀況在前幾年是少有的,因為我們也在融資,會關注這個這個賽道。

      資本之所以會如此青睞財稅SaaS,我認為有兩個原因:一是它容易標準化,財稅SaaS是基于國家的稅收政策和財政制度建立的,相對比較規范,更容易推廣;二是財稅系統是產品驅動型SaaS,產品體驗好使得它在運營時更容易上量。

      排在第二位的是營銷系統,然后是人力系統。我自己的感受是,今年的第一季度,資本市場對企業服務市場的投資熱情仍非常高,大有“寧可投錯不可錯投”之勢。

      虞童:從國外經驗看,百億美金以上體量的企業服務型公司,有非常多是獨立軟件服務商。這意味著國內的獨立軟件服務商仍大有機會。

      目前看,在零售和電商領域,前端數字化程度已經很高了,我們在做這個行業后端的數字化就比較容易。我們認為,小微企業后端的數字化還是有非常多的機會,甚至不同行業有不同的服務方式。未來,獨立軟件服務商會越來越多。


    本站內容除特別聲明的原創文章之外,轉載內容只為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權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一一聯系確認版權者。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及時通過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聯系電話:010-82306116;郵箱:aet@chinaaet.com。
    日本一级婬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