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lza2j"></input>
    <rt id="lza2j"><meter id="lza2j"></meter></rt>

      <rp id="lza2j"></rp>
    1. <tt id="lza2j"><form id="lza2j"></form></tt>
    2. <source id="lza2j"><optgroup id="lza2j"></optgroup></source><tt id="lza2j"><noscript id="lza2j"></noscript></tt>
    3. 《電子技術應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其他 > 業界動態 > 數字化轉型之業務創新轉型

      數字化轉型之業務創新轉型

      2021-07-22
      來源: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開展數字化轉型,價值獲取最終還要靠業務創新轉型和業態轉變,應充分發揮新型能力賦能作用,加速業務體系和業務模式創新,推進傳統業務創新轉型升級,培育發展數字新業務,通過業務全面服務化,構建開放合作的價值模式,快速響應、滿足和引領市場需求,最大化獲得價值效益。前文介紹了數字化轉型的發展戰略、新型能力、系統性解決方案、治理體系等四大主要視角,本文介紹第五大視角——業務創新轉型。

        一、業務創新轉型的四個子視角

        根據價值主張新要求,基于打造的新型能力(體系)、形成的系統性解決方案和構建的治理體系,業務創新轉型視角形成支持最終價值獲取的業務新模式和新業態,包括業務數字化、業務集成融合、業務模式創新和數字業務培育四個子視角。

        業務數字化。是指單個部門或單一環節相關業務的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發展,以實現數據驅動的業務運行和資源配置方式變革。典型業務數字化主要包括:一是產品/服務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包括提升產品或服務的狀態感知、交互連接、智能決策與優化等。二是研發設計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包括數字化建模與仿真優化,以及智能化研發管理等。三是生產管控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包括生產/服務現場生產活動的數字化、智能化管控,以及生產資源精準配置和動態調整優化等。四是運營管理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包括基于數字化模型的管理活動精準管控、動態優化和智能輔助決策等。五是市場服務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包括以用戶為中心的服務全過程動態管控,以及服務資源按需供給和動態優化配置等。

        業務集成融合。是指跨部門、跨業務環節、跨層級的業務集成運作和協同優化。按照縱向管控、價值鏈、產品生命周期等維度,業務集成融合主要包括:一是經營管理與生產作業現場管控集成。包括經營管理和生產/作業現場間數據互聯互通、精準管控和協同聯動等。二是供應鏈/產業鏈集成。包括采購、生產、銷售、物流等供應鏈/產業鏈環節數據互聯互通、業務協同優化和智能輔助決策等。三是產品生命周期集成。包括需求定義、產品研制、交易/交付、服務、循環利用/終止處理等產品生命周期管理環節基于數據驅動的協同優化和動態管控等。

        業務模式創新。是指基于新型能力模塊化封裝和在線化部署等,推動關鍵業務模式創新變革,構建打通組織內外部的價值網絡,與利益相關方共同形成新的價值模式。

        【T/AIITRE 10001—2020《數字化轉型 參考架構》標準原文中,業務創新轉型,包含通則、業務數字化、業務集成融合、業務模式創新、數字業務培育等內容,本部分節選“5.6.3業務模式創新”部分】

        業務模式創新是指基于新型能力模塊化封裝和在線化部署等,推動關鍵業務模式創新變革,構建打通組織內外部的價值網絡,與利益相關方共同形成新的價值模式。典型業務模式創新包括但不限于:

        a)智能化生產,包括生產過程的智能運營優化,以及與生態合作伙伴間基于平臺的智能驅動的生產能力協同等;

        b)網絡化協同,包括基于關鍵業務在線化運行的平臺技術網絡和合作關系網絡,實現相關方之間關鍵業務和資源的在線協同和動態優化等;

        c)服務化延伸,包括基于數據集成共享和數據資產化運營,沿產品生命周期、供應鏈/產業鏈等提供增值、跨界、全場景的延伸服務等;

        d)個性化定制,包括基于產品的模塊化、數字化和智能化,利用互聯網平臺等快速精準滿足用戶動態變化的個性化需求等。

        數字業務培育。是指通過數字資源、數字知識和數字能力的輸出,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基于數據資產化運營形成服務于用戶及利益相關方的新業態。數字業務主要包括:一是數字資源服務。包括對外提供數據查詢、統計分析、數據處理、數據交易等服務。二是數字知識服務。包括基于知識數字化、數字孿生、智能化建模等,對外提供知識圖譜、工具方法、知識模型等服務。三是數字能力服務。包括開展主要業務相關的數字能力打造,并推動能力的模塊化、數字化和平臺化,對外提供研發設計、仿真驗證、生產、供應鏈管理等數字能力服務。

        二、業務創新轉型過程聯動方法

        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不斷演進及其應用的不斷深化,組織應構建基于新型能力賦能的業務創新轉型體系,以培育發展數字業務為引領,螺旋式推動業務數字化、業務集成融合和業務模式創新,建立持續推進業務升級和創新轉型迭代優化循環的過程聯動方法,如圖1所示。

      16510569.jpg

        圖1 業務創新轉型過程聯動方法包含的主要過程

        業務數字化。在數字化轉型初期,組織應以提升單項應用水平為重點,依托支持單一職能優化的單元級能力,在研發、生產、經營、服務等業務環節部署應用工具級數字化設備設施和技術系統,開展業務單元(部門)內業務數據獲取、開發和利用,持續完善職能驅動型的管理模式,提升單項業務數字化水平,以獲取基于單項業務數字化帶來的效率提升、成本降低、質量提高等價值效益。

        業務集成融合。在具備一定業務數字化的基礎上,組織應以提升綜合集成水平為重點,依托支撐業務集成協同的流程級能力,開展跨部門、跨業務環節的數據獲取、開發和利用,持續完善流程驅動型的管理模式,推動組織縱向管控集成、橫向產供銷集成以及面向產品全生命周期的端到端集成,優化資源配置水平,大幅提升業務集成運行效率,以獲取基于業務集成融合帶來的效率提升、成本降低、質量提高,以及新技術/新產品、服務延伸與增值、主營業務增長等價值效益。

        業務模式創新。組織突破業務集成融合后,應以實現全面數字化為重點,依托支持組織全局優化的網絡級能力,開展全組織(企業)、全價值鏈、產品全生命周期的數據獲取、開發和利用,持續完善數據驅動型的管理模式,逐步構建數字組織(企業),發展延伸業務,實現產品/服務創新,以獲取基于業務模式創新帶來的新技術/新產品、服務延伸與增值、主營業務增長等價值效益。

        數字業務培育。條件適宜時,組織應以構建價值生態為重點,依托價值開放共創的生態級能力,開展覆蓋組織(企業)全局以及合作伙伴的生態圈級數據的獲取、開發和利用,持續完善智能驅動的生態型管理模式,培育和發展以數據為核心的新模式、新業態,以獲取基于數字業務帶來的用戶/生態合作伙伴連接與賦能、數字新業務、綠色可持續發展等價值效益。

       



      本站內容除特別聲明的原創文章之外,轉載內容只為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權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一一聯系確認版權者。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及時通過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聯系電話:010-82306116;郵箱:aet@chinaaet.com。
      日本一级婬片免费看
      <input id="lza2j"></input>
      <rt id="lza2j"><meter id="lza2j"></meter></rt>

        <rp id="lza2j"></rp>
      1. <tt id="lza2j"><form id="lza2j"></form></tt>
      2. <source id="lza2j"><optgroup id="lza2j"></optgroup></source><tt id="lza2j"><noscript id="lza2j"></noscrip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