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lza2j"></input>
    <rt id="lza2j"><meter id="lza2j"></meter></rt>

      <rp id="lza2j"></rp>
    1. <tt id="lza2j"><form id="lza2j"></form></tt>
    2. <source id="lza2j"><optgroup id="lza2j"></optgroup></source><tt id="lza2j"><noscript id="lza2j"></noscript></tt>
    3. 《電子技術應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電子元件 > 業界動態 > 馬斯克:Neuralink芯片理論上可治療癱瘓、中風和腦損傷

      馬斯克:Neuralink芯片理論上可治療癱瘓、中風和腦損傷

      2022-04-26
      來源:OFweek電子工程網
      關鍵詞: 馬斯克 Neuralink 芯片

      4月25日消息,此前全球首富馬斯克在接受TED采訪時曾表示,他的腦機接口初創公司 Neuralink 有望在十年內解決大腦和脊柱的損傷問題。昨天,馬斯克在Twitter上再次重申,這是可能的,他的公司正在努力應對挑戰,比如扭轉癱瘓。

      馬斯克指出,這在技術上當然是可能的。我們正在努力彌合大腦和身體之間的斷裂聯系。運動和感覺皮層的Neuralinks將頸部/脊椎過去的薄弱/斷裂連接橋接到脊髓的Neuralinks上,這在理論上應該能恢復全身機能。

      對于Neuralink設備來說,這是一個電子/機械/軟件工程問題,其復雜程度與智能手表相似(這并不容易?。?,再加上可與最先進的數控機床相媲美的外科機器人。

      據了解,Neuralink正在開發一種可以植入人顱骨的微芯片。裝有電極的細小導線從該設備向大腦散開,使其能夠讀取并刺激大腦功能。馬斯克還認為,Neuralink可以治療某些神經疾病。

      而Neuralink是一家由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創立的公司,研究對象為腦機接口技術。

      腦機接口技術是在人或動物腦部與外部設備間建立的直接連接通道。在單向腦機接口的情況下,電腦接受腦部傳來的命令,或者發送信號到腦部,但不能同時發送和接收信號 。而雙向腦機接口允許腦部和外部設備間的雙向信息交換。在該定義中,"腦"一詞意指有機生命形式的腦部或神經系統 ,而并非僅僅是抽象的" 心智 "。"機"意指任何處理或運算的,如簡單電路到硅芯片。

      在2020年,馬斯克進行了腦機接口手術實驗,通過無線裝置連接植入豬大腦中的芯片,實時監控豬的大腦活動。

      直播發布會上三只小豬成為了主角,其中一只名叫“格特魯德”的身上被植入了Link V0.9芯片,另外兩只小豬作為對照組(一只沒有植入Link V0.9芯片,另外一只植入Link V0.9芯片后移除)。

      在現場演示中,當馬斯克撫摸格特魯德的鼻子時,在電腦上呈現了數據化的信息狀態,當格特魯德圍繞著一支筆嗅來嗅去時,同樣可以看到設備傳輸出來的數據,顯示小豬腦部活動情況。

      這代表著不管是小豬的鼻子在被馬斯克撫摸的時候,還是小豬自主嗅筆的過程,小豬的大腦神經元有所反應,通過讓大腦和計算機之間建立數字連接,從而產生相應的電極信號并讓小豬大腦活動可視化呈現。

      作為一枚能夠植入小豬體內的芯片,Link V0.9約一枚硬幣大小,直徑23mm,厚度8mm,可采集傳輸上千(1024個)通道的神經放電信號,擁有全天續航能力,支持遠程數據傳輸,可感知溫度、壓力等數據。人們最關心的還是Link V0.9的植入問題,這與傳統的醫院手術開刀不同,Link V0.9的植入全程由自動化機器人完成,無需麻醉,耗時不到一小時。

      需要注意的是,這次實驗更多是通過腦機接口技術對小豬進行腦部活動的監測,而沒有見到利用植入式芯片對部分醫療難題起到治療作用的方案。

      因此,馬斯克的“腦機接口技術修復殘疾人的受損功能、增強正常人的腦部功能”這一想法仍未實現。

      準備真人實驗

      在經歷過動物實驗后,馬斯克開始著手準備進行真人實驗。

      2022年1月20日,馬斯克的Neuralink公司發布了一則招聘臨床試驗負責人的啟事。這意味著馬斯克的這家公司馬上就要開始進行真人的臨床植入,進行腦機結合了。

      但是,用真人來做實驗,困難度遠超動物實驗。人腦的復雜程度遠超人們的想象,如何識別大腦傳出的信息,是一個歷史性難題。人腦的神經元有860多億,而腦機接口這項技術最起碼要采集監控數十萬神經元才能初步解決一些生理疾病問題。

      而且人腦非常脆弱,一旦在芯片植入過程中出現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設想,因此,實驗的安全性必須得到保障。

      不過,馬斯克“腦機接口實驗”的安全問題似乎不太理想。

      2022年2月10日,美國責任醫師協會PCRM控訴馬斯克旗下Neuralink腦機接口公司及合作方“虐猴”,該協會稱獲得的600多頁記錄顯示,23只猴子被進行侵入性和致命腦實驗。報道稱有23只猴子參與實驗,其中15只猴子因并發癥或“動物護理不足”而死亡或被安樂死。

      PCRM官網消息稱,根據美國責任醫師協會(PCRM)周四提交的一份投訴顯示,馬斯克的腦芯片公司Neuralink對測試的實驗猴造成了可怕的傷害。

      這份向美國農業部(USDA)提交的投訴涉及2017年至2020年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進行的Neuralink猴子實驗。

      據悉,Neuralink工作人員未能為猴子提供足夠的獸醫護理,使用未經批準的物質破壞猴子大腦導致其死亡。用于實驗的猴子頭骨上釘有鋼柱,導致猴子被植入后癲癇發作,植入部位反復感染。有些猴子因為健康狀況惡化,在用于實驗之前就被安樂死。

      Neuralink對此回應稱,從2020年起,公司將這些猴子轉移到自己的動物房,以提高猴子的生活質量。公司聲明稱:“我們絕對致力于以盡可能人道和道德的方式與動物合作?!?/p>

      Neuralink稱:“所有新的醫療設備都必須先在動物身上進行測試,然后再在人體上進行測試。這是Neuralink無法逃避的規則,所有的實驗均符合適用的聯邦法律?!?/p>

      對此,Neuralink詳細說明了幾只猴子的死亡原因,并稱其中有多只猴子在進行試驗之前健康狀況就已經不佳,即將被實施安樂死。

      綜上所述,Neuralink的實驗確實存在部分安全問題。

      馬斯克曾表示,Neuralink 收到了許多曾有悲慘遭遇的人寫的電子郵件,其中很多都是一些人在生命的黃金時期發生的傷心故事。

      “我們在 Neuralink 收到的郵件令人心碎。我是說,他們往往會寄給我們悲慘的故事。你明白嗎,一個正值壯年的人在騎摩托車出了事故,導致一個 25 歲的人甚至不能自己吃飯。這些都是我們想要解決的,”馬斯克說。

      腦機接口技術,確實能解決當前的一些醫療技術無法解決的難題,但也不能操之過急,需要解決好安全問題和倫理問題才能面世,并以更完善的姿態去為人類服務。




      最后文章空三行圖片.jpg


      本站內容除特別聲明的原創文章之外,轉載內容只為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權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一一聯系確認版權者。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及時通過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聯系電話:010-82306116;郵箱:aet@chinaaet.com。
      日本一级婬片免费看
      <input id="lza2j"></input>
      <rt id="lza2j"><meter id="lza2j"></meter></rt>

        <rp id="lza2j"></rp>
      1. <tt id="lza2j"><form id="lza2j"></form></tt>
      2. <source id="lza2j"><optgroup id="lza2j"></optgroup></source><tt id="lza2j"><noscript id="lza2j"></noscrip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