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lza2j"></input>
    <rt id="lza2j"><meter id="lza2j"></meter></rt>

      <rp id="lza2j"></rp>
    1. <tt id="lza2j"><form id="lza2j"></form></tt>
    2. <source id="lza2j"><optgroup id="lza2j"></optgroup></source><tt id="lza2j"><noscript id="lza2j"></noscript></tt>
    3. 《電子技術應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模擬設計 > 業界動態 > 歷史進程中的國產替代

      歷史進程中的國產替代

      2022-05-05
      來源:與非網eefocus
      關鍵詞: 國產替代

        2008年10月20日,許多中國網民收到來自微軟的電腦通知,稱若使用盜版Office,電腦不僅會“每小時黑屏一次”,還會有永久彈窗提示所用為盜版。

        這場以保衛正版為名的入侵不僅引發用戶憤怒,更激起了IT界、法律界乃至全民的討論反思。在等待黑屏當晚,網民們紛紛自創表情包——“我可能是軟件盜版的受益者”,來諷刺微軟彈窗[1]。一時間,電視報紙都在跟進事態發展,央視則用八個大字概括,“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中國被微軟劫持了!”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高呼。他為國產替代奔走多年,更呼吁業界“沒有自主可控的軟件,保障信息安全只是空話”。

        就在黑屏事件一周內,中國計算機學會公開聲明“倡導使用正版,但反對微軟黑屏”。在商討對策的座談會上,有九成專家質疑微軟的“黑客手段”,認為不能漠視法律自行懲罰盜版。

        而法律界則普遍認為微軟“于法無據”,專家們從版權法、反壟斷法等各種角度駁斥微軟所為。更有律師在事發后連續三次向國家質檢總局舉報,認為黑屏意味著也給黑客留了后門,直指微軟系統存在缺陷[12]。

        雖然黑屏行動最終以中國政府的勸停結束,但這場“黑屏恥辱”在社會的討論度,卻給全民留下了“技術受制于人”的集體記憶。

        這是中國第一次經歷大規模乃至全民性質的“卡脖子”事件。那時還沒人知曉,十幾年后“劫持”會深入到軟件的毛細血管中。但幸運的是,有家企業不僅用完全自主產權的軟件,填補了國產設計軟件的空白,更聯合多家行業頭部企業開啟共創,實現國產替代、搶得先機。

        回顧國產替代的漫漫三十年,就是一場從被動挨打到主動進擊的蛻變。

        01

        從“去IOE”運動到“卡脖子”

        貿易戰后各種被卡脖子的事例,讓國產替代和獨立自主的聲音響徹云霄。然而,國產替代并不是一個新概念,早至90年代探索國產操作系統、到國內主動發起“去IOE”,都見證了國產替代的腳步。

        雖然黑屏事件做了國產替代的大型科普教育,但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成功先例,是從服務器和數據庫開始的。

        2013年美國“棱鏡門”曝光,蘋果谷歌等科技巨頭皆為“幫兇”,世人驚覺處于密不透風的監控中。而美方對中國的監控,已經不止于大學,甚至滲透到了商界政界。這枚深水炸彈,讓國人頓感軟件自主可控的緊迫。因此,國內自發推進了一場“去IOE”運動。

        “IOE”指IBM的小型機、甲骨文Oracle的數據庫、EMC的高端存儲?!叭OE”最早由阿里實踐,后來則成為一場席卷金融業的浪潮。

        隨著淘寶業務量飆升,傳統IOE既難滿足電商需求、設備成本又高。阿里不愿讓“IBM的鐵架子(服務器)躺著拿走淘寶利潤”,更不想核心業務受制他人,因此從2009年起就著手用國產方案去“IOE”。

        方案以廉價的PC服務器替代小型機、以自研數據庫(OceanBase)取代甲骨文、而EMC的存儲則由阿里云來承載[2]。2013年,阿里最后一臺IBM小型機下線,阿里云也從自用走向了商用。

        就在同一年,“棱鏡門”讓全球重視起信息安全,“去IOE”也從個體行為演變為行業共識。特別是在金融業,IOE一直是IT的黃金架構,由海外廠商把握著系統定價權。由此,“去IOE”成為一場金融業自上而下的長征。

        雖然政府倡導銀行減少IOE依賴多用國產品牌,但相比個體企業的替換,金融安全事關國計民生,又關乎底層技術路線,推進十分不易。

        首先,國內從央行到工農中建四大商業銀行,最早搭建業務平臺和數據中心都離不開IBM。想去IOE,首要面對的就是天價重置成本,不僅要重寫代碼、重組技術架構,還涉及到如何將數據安全轉移[4]。

        此外,由于IOE各環節相互配合、無法單獨替換,國產品牌短時間內既難拿出整套方案,又難滿足大型系統的需求。像工農中建四大行每天業務量都在億級以上,各大總行下還設有分行和上萬家網點[3]。如此龐大的數據,只有IBM的大型機足夠穩定和安全。

        技術置換成本高、國產方案不成熟,讓大型銀行去IOE之路曠日持久。而業務量較小的互聯網銀行和中小銀行,則靠著開源數據庫和國產服務器,小步實現了IOE的替代。

        然而,信創軟件的成功經驗,并未在芯片半導體的領域重現。當美國的制裁襲來,技術攻堅被掣肘,求生時間被壓縮,國產替代之路再次陷入焦灼。

        2020年8月7日,華為迎來了悲壯時刻。由于臺積電不再代工,余承東公開表示海思麒麟高端芯片已經“絕版”,Mate40恐成華為高端手機的絕唱。這也意味著在很長一段時間,國產手機將難以在高端機領域與蘋果抗衡。

        實體清單不止扼住了華為的咽喉,還制裁了芯片半導體、人工智能等多家中國企業,這也倒逼了國產高精尖產業轉型升級。

        雖然都是做國產替代,但與“去IOE”運動不同,前者是有準備的主動革新,后者則是存亡之際的被動應戰。

        金融界“去IOE”雖難,但因為尚未斷供,政府有是否替代的主動權,國產品牌也有足夠時間去積淀。而貿易戰后被卡脖子的行業卻處于被動,要在多方掣肘下背水一戰。

        就像華為雖然早就扶持海思擔起高端芯片設計重任,但由于美方釜底抽薪,禁止臺積電代工,海思的高端芯片就無法流片乃至生產。自研走不通,向高通等外部廠商采購的路徑也被堵死。這種被動局面短期難以扭轉。

        斷供不止讓企業措手不及,產業鏈也缺少準備。進退維谷之下,華為只能避開美系技術生態,打造一條不含美國技術的產線,先生產出28納米制程的芯片[5],而此前由臺積電代工的高端芯片制程僅為5納米,華為在手機芯片領域仍要爬坡。

        無論是主動革新,還是被動轉型,我們一直在從歷史汲取教訓。1999年,時任科技部部長的徐冠華就曾一針見血指出,“中國信息產業缺芯少魂”。其中“芯”指芯片,“魂”就是操作系統。在芯片之前,早有先驅用國產操作系統的失敗經驗,指引了國產替代的必經之路。

        02

        國產操作系統的啟示

        1998年5月,美國司法部聯合其他19個州對微軟發起壟斷指控,這堪稱20世紀美國最大的反壟斷案。圍繞微軟的調查和指控歷時近10年,最終以2001年的和解結束——微軟無需進行拆分,只要拿出18億美元和解金。

        微信圖片_20220505101244.jpg

        微軟反壟斷案中,比爾·蓋茨聽證會錄像

        最轟動的指控也無法遏制微軟的壟斷,業內對此評價道,“現在唯一可以讓微軟倒臺的只有自殺”[7]。微軟壟斷給國內帶來的憂慮,在08年“黑屏事件”后攀上頂峰。國產舵手倪光南呼吁業界,中國必須擁有自主知識軟件的操作系統。

        而更焦灼的是,當時圍繞國產操作系統的嘗試都無疾而終。先是1989年國家主導的COSIX系統,因為硬件基礎太差,總是適配不上最新的設備。還有一批人取巧做了Windows漢化版,但很快就被微軟的官方漢化版打地體無完膚。

        一時間,國產操作系統的陰霾籠罩中國。直到90年代中旬,開源的Linux系統帶來轉機。國人發現可以基于Linux系統做二次開發,雖說不是自主產權,但至少自主可控。

        彼時“反微軟”的情緒正在全球蔓延,Linux產品因此備受關注。國內最知名的Linux產品分別是民企背景的Xteam和藍點,以及國家隊出身的中軟和紅旗。

        微信圖片_20220505101303.jpg

        這批國產Linux公司很快就“金榜題名”:2000年藍點成立剛半年就赴美上市,IPO當天股價上漲400%,市值超4億美元。次年Xteam赴港上市,股價一個月就翻了3倍。

        不過,國產操作系統真正的高光時刻,當屬2001年中標北京的政府采購。推動采購的是北京市科委主任俞慈聲,因為選擇紅旗Linux等國產軟件,將微軟踢出局而轟動IT界[8]。

        政府此舉既為保障信息安全,也因當時微軟“店大欺客”——想買操作系統必須購買office軟件。加之國內支持國產軟件的呼聲漸高,讓國產操作系統有了出頭之日。

        然而,國產操作系統最終卻沒能形成燎原之勢。究其原因,首先是因為國產Linux缺少配套軟件,導致生態搭建不起來、用戶體驗很差。

        據倪光南的助手梁寧回憶,當時基于Linux開發的永中office和金山WPS,與微軟的文檔格式無法兼容,打不開歷史文件成了大問題。為此,俞慈聲召集中日韓三國技術人員,一起研究破解微軟的文檔格式,但結果不理想,用戶怨聲載道[9]。

        此外,缺乏軟件的Linux系統也如同荒原,而開發者們都在微軟掘金,即便是大公司也鮮少開發Linux版本。比如國民軟件QQ,直到08年才有Linux版本,而那時的國產系統已經是“時代的眼淚”了。

        不過,失敗的根本原因,還是在于政策路線的搖擺。

        當時微軟失去訂單后一改傲慢姿態,通過頻繁的高管訪華、政企合作和國內投資實現了“政企兩開花”。而國產系統難用,很難開展業務。隨著中美回暖,政府采購再次傾向微軟。

        先是2004年北京政府的訂單直接給了微軟,而后有地方為確保微軟中標,以微軟的參數來設置招標要求。再后來面對上頭檢查,已經是“檢查時用國產,檢查完換微軟”了。政府搖擺的態度也影響了電腦公司的采購,使得國產Linux處于無人問津的狀態[9]。

        2013年中科紅旗破產解散,其他國產Linux也未能突破微軟的封鎖。如今全球的桌面操作系統,Windows市占率超75%,macOS超15%,而Linux已經無足輕重[10]。

        這種失敗警醒我們,操作系統是一個需要“眾人拾柴”的巨型工程,需要企業開荒、產業鏈協同、開發者拾柴。更關鍵的是要警惕政策路線的搖擺,從上至下堅定國產替代的決心。

        與90年代茫然摸索不同,如今企業正在補齊短板,政策方的支持更堅定,產業界對國產替代的共識也更加統一。另一方面,“斷供”已從小概率事件,蔓延成更多行業的隱憂。

        這讓國產替代的推進更加從容,也讓“主動布局”成為可能。

        03

        夾縫中的逆襲

        從“微軟黑屏”事件開始,國產替代“獨立自主”的呼聲就不絕于耳。但直到貿易戰后,“獨立自主”才真正成為全民共識??偨Y來看,國產替代經歷了三個階段:以“去IOE”為代表的主動出擊、貿易戰后的倉促應戰、以及達成共識后的未雨綢繆。

        今年3月12日,國外設計軟件Figma突然宣布斷供大疆,被波及的還有一大批“實體清單”內的企業。此舉意在響應美國制裁,企業不僅無法使用服務,更無法訪問自有文件。

        這標志著“斷供”正在向細分領域蔓延。與本地軟件相比,云設計軟件就是新時代的底層生產工具。這種“技術受制于人”的滋味,與當年的微軟黑屏事件如出一轍,而軟件斷供的緊迫感更加強烈。這也為國產軟件的自主可控再次吹響號角。

        所幸是國產軟件的崛起與替代是大勢所趨。在Figma斷供后,國產設計工具MasterGo迅速反應,支持企業導入Figma文件及后續編輯。這不僅保護了國內設計師和企業的設計資產,更保障了企業的信息安全,不再擔心會隨時被“拔網線”。

        微信圖片_20220505101617.jpg

        在數字經濟時代,設計軟件的國產替代至關重要。小至企業的業務開展,大至行業的信息安全,都系于軟件的自主可控中。光是無法提取的工程文件及設計圖紙,就能卡住萬千企業的脖子。

        MasterGo背后的藍湖,已經是云設計軟件領域的獨角獸,在頭部科技企業的滲透率高達98%。MasterGo不僅是Figma的國產替代,甚至是更優的選擇。

        在藍湖和MasterGo團隊看來,性能和服務是優秀云原生生產工具的兩大支柱。在性能上,MasterGo支持500人在線協同設計,以及圖層量10萬級別的大型項目。其服務團隊更是72小時待命,相比海外產品動輒一周的反饋速度,MasterGo的響應更為高效。

        MasterGo還推出了“國產設計軟件共創計劃”,聯合美團設計委員會、百度移動用戶體驗設計中心等12家行業頭部的企業和團隊,旨在為數字化創作團隊打造性能更高、產品體驗更好的設計軟件。

        微信圖片_20220505101640.jpg

        之所以要做共創,首先是為打破軟件開發者與終端使用者的壁壘,讓產品更加“用戶友好”。很長一段時間企業級市場都是銷售導向(SLG),企業采購下,用戶很難自主選擇喜歡的產品。而藍湖一貫靠產品驅動(PLG),靠著性能和服務開拓了市場。而且大廠團隊的硬性要求更高、適用場景更復雜,有助于藍湖進一步打磨出好產品。

        更重要的是,頭部企業支持國產替代對行業影響深遠?;诖髲S豐富的生態,國產替代將真正得到錘煉。而這種風潮也將席卷業內,伴隨著人才引入、工具的學習成本降低,國產軟件將得以廣泛應用。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國產操作系統的失敗警醒我們,想實現國產替代既需要軟件生態,又需要產業鏈協同,還關乎社會的共識。而MasterGo與大廠的共創,就很好地解決了國產操作系統曾經面臨的現實困境。

        共創計劃能增強MasterGo的軟件性能,從而提升用戶的使用體驗;而大廠的影響力,將進一步增強社會對國產替代的共識;至關重要的是,共創也將借助大廠的生態資源,匯聚更多資源,實現產業鏈的良性循環,從而讓國產替代登上更廣闊的舞臺。

        如今MasterGo正通過共創,服務國內的數字創造生態,未來也將有機會以中國市場為依托,參與國際化競爭。彼時將是國產替代真正站起來,實現彎道超車的時刻。

        從Figma斷供事件中見微知著,如果有一天連Adobe系列軟件都斷供,只有國產新勢力能夠力挽狂瀾。而藍湖MasterGo的砥礪前行,“共創計劃”的主動進擊,都給國產替代的崛起提供了范例。

        04

        尾聲

        回顧國產替代三十年的艱難跋涉,可以復盤出一些共性的經驗。

        首先,國產替代是一項極為復雜的工程,既需要企業勇于開荒、又要求產業鏈配套協同,技術突破絕不可能是一家之功。

        在國產操作系統領域,即便有了產品,也需要眾多開發者和軟件簇擁,才具備可用和迭代的可能。在芯片半導體領域,即便有了高端芯片的設計能力,當代工制造和配套EDA軟件被卡住脖子,還需要扶持產業鏈的關鍵參與者,來突破美系技術的封鎖。

        更重要的是,國產替代既要警惕政策路線的搖擺,更需要自上而下的支持。

        國產替代往往是技術集成度最高的行業,需要長周期和高投入。光靠專家磨破嘴、企業跑斷腿很難推進,只有政府一以貫之的扶持,才能引入更多的資金技術和人力物力,從而集腋成裘。

        從國產操作系統、到“去IOE",再到貿易戰后的國產替代,政策已經從“是否替代”的猶豫,達成了“獨立自主”的共識。而這也使得國產替代真正迎來了東風。

        如今,國產替代正在從簡單替代轉向自我創新,而這一個個里程碑,不僅讓中國取得了話語權,更有助于為行業樹立新的秩序與規范。

        


      微信圖片_20210517164139.jpg


      本站內容除特別聲明的原創文章之外,轉載內容只為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權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一一聯系確認版權者。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及時通過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聯系電話:010-82306116;郵箱:aet@chinaaet.com。
      日本一级婬片免费看
      <input id="lza2j"></input>
      <rt id="lza2j"><meter id="lza2j"></meter></rt>

        <rp id="lza2j"></rp>
      1. <tt id="lza2j"><form id="lza2j"></form></tt>
      2. <source id="lza2j"><optgroup id="lza2j"></optgroup></source><tt id="lza2j"><noscript id="lza2j"></noscrip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