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vbvv"></form>

<address id="zvbvv"><listing id="zvbvv"></listing></address>

    <sub id="zvbvv"></sub>

    <form id="zvbvv"><nobr id="zvbvv"><progress id="zvbvv"></progress></nobr></form>

    <noframes id="zvbvv">

        《電子技術應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其他 > 業界動態 > 中小企業如何擺脫數字化轉型的惡性循環?

        中小企業如何擺脫數字化轉型的惡性循環?

        2022-05-27
        來源:雷峰網
        關鍵詞: 數字化轉型

          3月14日凌晨2時28分,在廣東惠州市惠東縣海域發生4.1級地震,當夜,數十公里外的深圳感到震感。

          還未入眠的王興東也察覺到了,短暫的吃驚后,更讓他憂心的問題涌上心頭:下個月能否給員工發工資,工廠已經虧損4個月了。

          王興東不是個例,他們所代表的中小企業是一個矛盾的群體。

          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

          作為國民經濟的基本盤,中小企業自身個體渺小,組成的千軍萬馬具備強大的勢能。

          這盤子夠大,但也脆弱。

          數字化的狂風、疫情反反復復、國際形勢的變化,任何一個變數,都會讓這個群體身處風雨,孤身飄搖

          剛過去的2022年全國兩會、近幾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小企業都是重點之一。

          數字化、智能化是條必走的路,但對中小企業,這條路近在眼前,遠在天邊。

          1

          中小企業的惡性循環

          在全球化的數字化、智能化轉型浪潮下,大多數中小企業正困在一場惡性循環中。

          先看一個數據。

          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的數據顯示,中國89%的企業處于數字化轉型探索階段,僅在設計、生產、物流、銷售、服務等核心環節進行了數字化探索;8%的企業處于數字化轉型踐行階段,對核心裝備和業務數據進行數字化改造;僅有3%的中小企業處于數字化轉型深度應用階段。

          換言之,真正全身心擁數字化入懷的中小企業,少之又少。

          真實將視角下放到萬千企業,會發現“少”只是表象。

          在數字化、智能化上,中小企業大多存在“四不”問題:“不愿、不能、不會、不敢”。

          不愿轉

          一是認知缺乏。藍卓總經理譚彰表示,工業數字化有兩個核心:資產數字化、數據資產化。

          無論是將資產進行數字化整合,還是將數據視為生產資料,都是目前絕大部分中小企業都缺乏的意識,不理解數據的問題尤為突出。

          “設備為什么要裝傳感器,為什么現在是這個解決方案,下階段又換了重點?他們對數據運用,也許完全沒概念?!蓖蹊骺≌f。

          二是業務慣性。不是不明白轉型升級的好處,但眼下,沒必要。

          中國制造企業已經習慣于過去幾十年的粗放模式,要增長?企業的第一反應大多是加投資、擴廠房、招勞工。

          王梓俊告訴雷峰網,不少中小企業的老板也是銷售,銷售思維占主導,而非制造思維。比起大動干戈的改造,堆人來得更直接,更輕松。

          轉型的問題,其實人的問題。

          不能轉、不會轉

          與其說是“不能”,到不如說“有心無力”更貼切。

          沒資金、沒技術、沒人才,這些問題老生長談但也的確最為突出。

          “中小企業做數字化轉型,首先面臨一個難題,企業自動化基礎薄弱,按照傳統的數字化轉型做法需要對設備進行改造,這些硬件性的改造投入會非常大。轉型成本大、周期長、門檻高,大家現在就在解決這些問題?!弊T彰說。

          當下很多工廠,基礎設施如IT系統、OT系統老舊,可能連最基本的信息化都還未完成,在最基礎的數據采集環節,沒有自動化、標準化為前提,工業大數據的流線化制造、工業管理預測等推進極為困難。

          當市場環境下行,風雨飄搖的小船,顧不了太多,中小微企業的第一訴求會是:活下來。

          工業互聯網的風,的確吹得一些企業燥熱,也有基礎稍好的躍躍欲試。

          只是有的要么因焦慮貿然跟風,要么被推著往前走。

          要知道,所有的數字化轉型,企業本身都是主體,不知其所以然,如重拳打在棉花上。

          工業富聯首席數據官劉宗長提到,數字化并不僅僅是一項技術的投資和引入,不僅僅是試點個項目,解決個別痛點,更重要的是能力的獲得。但大多數企業并未意識到這一點。

          “有企業投入了資金接入了工業互聯網,但一年半載后就沒了就沒用了,投入的資金也打了水漂?!?/p>

          結果就是諸如數據價值得不到挖掘,平臺優化邊際效益和節約成本的意義也未能體現。

          不敢轉

          工業互聯網在中國依然是蹣跚學步階段,無論是甲乙方,都處于拜師學藝狀態。

          業內有不少大型企業的成功案例,但即使同行業,基本盤各異,大戶人家的那一套,不一定適合中小企業。

          沒有參照物,率先下池塘,誰也不知道里面是大魚還是玻璃渣,大概是不少中小企業的心聲。

          而且,數字化轉型改造,不僅需要預先投入,且短期難有產出。以數據價值為例,其往往是一個“事后諸葛亮”的過程。

          工業互聯網項目效益周期短則3年,長則5年,這難以匹配中小企業1-2年的商業規劃周期。

          輕則傷筋動骨,顆粒無收;重則手術失敗,直接嗝屁。

          期望中的降本增效,不確定性太大,沒錢沒技術的小企業,舍不得做“無用功”,也經不起折騰。

          總之,有的企業,被某一個環節阻擋,有的企業,全數中招。

          中小企業抗風險能力差,技術水平低、資金和人才短缺,勞動力價格上漲、疫情反復,它們都是最先受到沖擊,不轉型的結果是更差的競爭力,結果就是惡性循環。

          2

          為什么說中小企業的坎兒

          非跨不可?

          在行業初期,每每公開場合,當各個行業龍頭轉型的成功案例享受著眾心捧月的待遇時,中小企業鮮少是重點。

          中國有380萬家工業企業,除38萬家規上企業外,其他均為中小企業群體,工業互聯網的大規模推廣,決不能只是大企業的獨唱。

          從國家層面講,中小企業是穩住就業和民生的重要維度。

          從市場和技術層面講,中小企業的潛力也絕對被低估。

          中小企業是創新的多發地。

          黑湖智造產品負責人徐韶勇總結了中小微企業特點:

          1、變化大、對靈活性要求很高。

          大多依附大工廠,作為供應商需要不斷滿足上游變化,所處市場變化極快,對快速響應需求能力要求高,小B企業半年一次轉型情況并不少見。這一點在服裝領域體現得淋漓盡致。

          以中國跨境電商巨頭SHEIN為例,其供應鏈企業規模一般為百人左右的工廠,小批量測試市場,成為爆款后大批量生產模式。

          在此背景下,能力優,可能讓一個小微企業從十幾人的工廠兩年內快速成長為幾百人的中型企業,相對應地管理模式、經營模式、業務規模都會改變。

          2、重體驗,簡單好用是最大的訴求;重成本,更多訂單是首要目標。

          徐韶勇表示,中小企業實施周期短,基本1-2周內完成,一是全員培訓(一線操作工文化水平不高);二是快速培訓,培訓1-2天內完成,對產品的應用性和培訓系統要求高,三是培訓系統要簡單,平臺功能講解清楚明白,系統易用好上手。

          徐紹勇強調,小B極其注重成本和效益?!皼]有效益做到一半都會停止?!?/p>

          3、技術邏輯最簡單,門檻相對低。

          中小企業不像G端,大包大攬,不像大B端,技術壁壘高,也不像C端,可一招打天下,但中小企業的技術邏輯最簡單,小企業不需要大而全的一攬子方案,而是精準、標準化、菜單化的轉型方案。

          這些特點意味著什么?

          工業互聯網會重構產業生態,往往從低端制造業開始、從區域經濟開始,創新往往發生在技術難度最低、價值最大的地方。

          業內專家郭朝暉的這個觀點或許能回答這個問題。

          重體驗、重成本,方案要簡單好用,要靈活感知用戶需求并快速迭代,而技術門檻并不高,同時滿足這些特性,需要創新技術落地方式、付費模式,降低落地成本,完善客戶體驗,而方案簡單易上手,也就易大規模推廣,無數創新將由此誕生。

          中小企業身上具備一種時代普惠效應。

          縱觀前三次工業革命的共同特點:機器勞動取代體力勞動,社會生產力得到極大的提升。

          如今第四次工業革命即將開啟智能化時代,則由機器取代體力,向機器取代腦力變革。

          注意一個關鍵詞:取代。何為取代?用某一件事物代替另一件事物。

          要實現這一點,離不開“廣泛地、大規模地”應用。

          前三次工業革命的標志分別是:

          蒸汽機的廣泛使用、電力和內燃機地廣泛應用、信息技術的廣泛應用。

          要實現真正的工業4.0革命,是數字化、智能化在全行業的「廣泛」應用。

          而這靠的,是380萬家工業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

          中小微企業需求碎片化、分布零散、體量小、營收小,但數量多、范圍廣,如毛細血管般的市場,強大的規模累積效應,正成為工業互聯網走上臺前的重要砝碼。

          更重要的是,它們代表的,是國家政策之外的市場驅動力量。

          當市場驅動成為主導時,各種移動工業應用,無窮無盡的創新和服務也將隨之噴涌。

          中小企業的行業本質/特性里,具備平臺經濟的基因。

          平臺經濟的魅力在于凝聚資源,將傳統經濟鏈條式的上中下游組織,重構成圍繞平臺的環形鏈條。

          平臺將原本冗長的產業鏈彎曲成了環形,B端用戶通過平臺直接觸及C端用戶,節省的各個環節都提高了產業效率。

          工業互聯網企業需要這樣的平臺經濟,而中小微企業也有這個潛力。

          3

          中小企業背后的邏輯是什么?

          之所以有大型企業、中小型企業之分,背后本質是:標準化與定制化、規模市場與盈利模式的矛盾。

          頭部大型企業以項目為主,定制化程度高,項目具備唯一性、一次性和不可逆轉性,這種1+1的加法掙錢模式,使得每一個項目都要重新投入人力、財力開發,成本也大幅上漲,企業有錢賺,但賺得累。

          標準化,或者可復制性,是現代工業的基本特征。

          解決方案的通用性強,則可復制性強,能夠同時適配不同廠商的需求,繼而通過規模效應攤薄研發成本,提高效率,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供應商的獲利空間能有多大。

          與此同時,產品架構的統一性高,也有利于加強產品質量的統一管理,確保穩定性、可靠性和可控性。

          工業領域的碎片化、定制化程度處于金字塔尖級別,每一垂直領域,都有大量子類目和較長的產業鏈。

          技術邏輯最簡單,它偏向于生態和業務的管理制度,大多是通用化和場景化的基礎業務。

          藍卓總經理譚彰對雷峰網表示,首先要區分大型企業和中小企業企業的特性。

          行業頭部企業數量少,定制化、碎片化,強調平臺功能厚度、深度和覆蓋業務域的完整度。

          中小企業數量大,功能強調輕量化、標準化,強調廣度和快速可復制。

          這決定了大型企業是行業知識的主要來源,中小企業是標準化、規?;暮诵耐ǖ?。

          換言之,中小企業尤其適合通過工業互聯網方式進行產業集群的數字化重構。

          一旦通用化份額更大,規?;?,以需求促生態,以生態促平臺,就能催生平臺型經濟。

          因此,通過工業互聯網平臺,重新整合產業的模式尤其適合區域的特色產業集群升級。

          中小企業業務,背后的工業品產業鏈涉及設計、施工、驗收等非標準環節,它不是普通認知里的交易型、流通型或者社交型的平臺。

          工業互聯網平臺,正是取平臺經濟之所長,彌補工業品產業鏈之短。

          平臺型企業,有項目、有工具、有資金,需要ISV群體的產品、方案,以及區域代理商/服務商,以滿足中小企業的本地化、社區化、網格化的運營服務。

          區域代理商/服務商,有碎片化覆蓋能力和本土化優勢、響應速度快、人脈資源廣、服務效率和質量,數字化能力不足,需要底層技術支撐。

          如果有一個非強業務聯系的形式(生態),其中個性化需求交給開發者和服務商,服務商開拓市場,三、四級代理下沉,形成低成本、高效率、高質量的團隊,平臺型企業站在他們背后提供技術、工具和營銷的支持,不失為一種共贏方式。

          當供需組成了一個閉環,鏈接需求方和服務商,再整合到平臺,實現產業鏈前后端的采、購、銷,售前售后的一站式服務,就形成了我們心心念的工業互聯網的閉環。既有整合產業鏈伙伴之功,又有盤活、擴大生態之效。

          4

          工業互聯網企業怎么做?

          工業互聯網應用中小企業如何形成快速模版化?

          浙江藍卓總經理譚彰根據不同市場主體和特性,建設三種模式平臺。

          一是以龍頭企業為主,建設鏈主型網絡化制造協同平臺,帶動上下游企業數字化。

          一是以區域為主,建設產業大腦/工業大腦模式的產業鏈協同和共享平臺。

          比如,浙江某個地區以緊固件生產為主,圍繞區縣一級范圍建設中小企業共享的質檢中心和質量追溯體系。

          一是以垂直行業為主,建設行業云平臺+政府+服務商模式的平臺。

          中小企業聚集的區域或產業,工業軟件服務商逐漸長成了小的垂直工業互聯網平臺。這些服務商大多深耕某行業二十年,早期能解決企業問題,規模不大,缺乏人力、財力投入數字技術。

          “某些在垂直領域做得非常好的企業,整個公司硬件、軟件、開發、工程服務都算進去可能不到100人?!?/p>

          藍卓提供標準化大平臺,為傳統行業小平臺提供操作系統底座,滿足其擴展性不足問題,最終賦能中小企業。

          中小微企業是后兩者。

          藍卓通過區域的產業集群覆蓋,降低成本。

          “只做幾個企業肯定虧損,商業模式無法持續,必須面向一片企業,比如一個地方聚集了幾百家上千家同類型企業,可實現成本分攤?!弊T彰說道。

          中小企業之所以能通過區域覆蓋,是根據中國工業地理分布特性決定的。

          各行業頭部企業在全國范圍內分散,但中小企業存在產業區域化聚集的特點,比如某城市的區縣產業可能大都為汽配、化妝品、箱包等,生產相同產品,其生產工藝和管理流程類似,數字化需求比較類似。

          前期做行業標桿,針對行業典型通用功能進行大量投入,中期開發面向特定區域、特定行業的APP,后期面向企業的標準化實施。

          “中小企業不需要頭部企業的厚重、完整的功能,管理水平基本為訂單—生產計劃—庫存—物流,流程相對簡化,大型企業的方案可以滿足中小企業70%-80%/核心環節的數字化需求?!?/p>

          中小企業所需功能相對簡單,通過通用化方案+定制化模塊/可選菜單。以片區為單位,大量摸底調研,交叉求證來挖掘共性需求、基礎功能。

          “共性就類似汽車底座,內部裝飾是可選件?!?/p>

          譚彰強調,此模式得以真正落地的核心在于摸索出行業共性+快速標準化的實施方式。

          當然,工業互聯網平臺技術、平臺厚度、功能豐富性、低代碼開發能力,生態的豐富度、運營孵化能力,以及商業定價策略、服務策略等也非常重要。

          這一模式其實是業內共識。

          華為云在標準化的平臺基礎上盡量減少實現個性化需要的時間和成本,所以做厚做實工業互聯網的標準組件,千行百業的業務開發者才能以低代碼或者無代碼的樂高式快速開發需要的個性化工業應用。

          也有企業不求大而全,只圖精求專?;诩夹g基因,扎根一處,每一步穩扎穩打,向專精特新的隱形冠軍看齊。

          通用型工業互聯網企業積累和沉淀,豐富解決方案,垂類工業互聯網企業向深、向專,修獨門絕技。

          細分應用類企業以通用型SaaS產品為主,其標準化程度高,在客戶數、收入規模上更容易形成規模。

          這類產品對應的是企業的普遍需求,產品通用程度高,部署周期短,可在客戶處快速上線。

          比如黑湖智造直接對標MES系統,直接為客戶提供產品化的SaaS應用,為工廠各環節的協同生產提供數字化產品。

          針對中小微企業認識不足、基礎差,黑湖采取分階段轉型。

          第一步,從工單切入,讓生產執行可視化。

          小B對成本敏感、需最快程度看見價值。工單作為主線,串聯起從生產制造資源的消耗到最終產成品產出整個生產過程的重要信息。通過工單替換線下的紙質單據流轉,實時采集現場數據,一鍵生產報表生成,工廠能感知到立竿見影的變化。

          再不斷向工廠各環節深化。比如對于小B老板大多為銷售型這一特點,黑湖小工單有個“移動優先”,手機上能查到所有工單的進度和提示,也可以通過系統,知道員工關心什么。

          第二步,產業上下游協同。針對不同行業需求差異,與工業互聯網平臺結合。

          通過鏈接或二維碼分享,讓客戶實時掌握生產進度、質量檢測信息等工單執行情況,有效規避信息流轉障礙,節約溝通成本,增加客戶對企業的信任,增強廠家與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的協作效率。

          徐工漢云也認同“大企業帶頭創新,中小企業跟隨創新”的模式。

          在產品與創新技術基礎上,徐工漢云將目光投放到大多數企業忽視的人才培養上,他們認為目前制約工業互聯網最大的問題之一,是復合型人才的緊缺。

          據悉,徐工漢云是國內首家工業互聯網領域1+x培訓評價組織單位,徐工漢云與行業內企業、院校、智庫機構、科研單位和地方政府等機構,建設工業互聯網產業學院,如“工業互聯網實施與運維”試點院校,目前在全國范圍有143個試點院校。

          5

          結語

          當然,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轉型需要的不是如此簡單。

          成本因素、產品標準化程度、使用體驗都很重要,要低成本、易實施、低門檻,適合大規模推廣。

          行業標準,工業數據的交互共性標準、平臺的標準、APP的標準、組件的微服務。

          工業企業用戶側,需要消費習慣的改變。

          從對產品和服務是一次性買斷,到年費、訂閱模式,從堅持私有化部署到接受線上模式,都是規?;乃璧臈l件。

          立法層面,數據交易、數據共享、數據溯源、數據安全、數據確權的法律問題和技術手段的完善。

          讓工業互聯網的價值真正普惠中小企業,而這需要從政府層面、企業層面、平臺層面共同推動。

          國務院發布的《“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提出,2020年工業互聯網普及率為14.7%,文件要求2025年達到45%,翻3倍。

          這是國家望“工”成龍期許,也是基于可預見經濟規劃的預測。

          這是國家發出開始規?;瘧玫男盘?,準備著手滾雪球了。


        本站內容除特別聲明的原創文章之外,轉載內容只為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權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一一聯系確認版權者。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及時通過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聯系電話:010-82306116;郵箱:aet@chinaaet.com。
        日本一级婬片免费看
        <form id="zvbvv"></form>

        <address id="zvbvv"><listing id="zvbvv"></listing></address>

          <sub id="zvbvv"></sub>

          <form id="zvbvv"><nobr id="zvbvv"><progress id="zvbvv"></progress></nobr></form>

          <noframes id="zvbvv">